[古二/异羽]暮光 04

这章太水。

强制引入谢伯伯,下章进主线[大概


章四

“放开我——放开我啊啊啊——”

闻人羽将此人双手反绑在后,费了好大劲才找了颗树吊起来,整个过程中那人又是踢又是闹,真恨不得让人打晕了清净耳朵。

太华部的逸清前辈说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指的就是这个吧,闻人羽盯着那张被奶油糊白了的脸想到。

“你、你别这样盯着我啊,我又不会吃了你!”倒是被绑的那人先抱怨起来。

闻人羽才觉得怂呢,方才街道上才出了阳光,结果追着这吸血鬼跑进了树林就一点光也见不着了。

刚才执行任务的时候她在想什么?万一真遇到了吸血鬼怎么办?

——结果真给遇着了。

 

半小时前,闻人羽跟夏夷则分手后本想找个地方慢慢品尝蛋糕,结果街道还没过,就在与一人擦肩而过时被碰掉了蛋糕。

那人很是惊慌,连忙蹲下身替还没反应过来的闻人羽捡起了蛋糕。

闻人羽则是在纳闷,一周阴天好不容易迎来好天气,穿着披风干什么?

直到那人抬起头,闻人羽低下头,两人顺理成章看见了对方的样貌——

“你?!”

“怎么是你?!”

乐无异把蛋糕塞到闻人羽手上拔腿就跑,闻人羽一愣刚想说声谢谢转眼发现不对立马追了上去。

“别跑!”

“你都说别跑了我还能不跑吗!”

两人在大街上打闹实在太过显眼,眼见云要散了,乐无异不做多想径直跑向了偏僻的树林。

闻人羽直觉不妙:现在身上没带武器,这儿又多屏障且避光,要是被他跑了那危险的岂不成了自己!?得先把他制服住……可是没有捡石头的时间……投掷物……有了!

闻人羽抓紧手上的蛋糕,缓下步伐,瞄准眼前的目标奋力一掷。

乐无异跑得气喘吁吁刚想回头看看情况,却见一坨东西径直飞向自己,来不及躲避就被糊了一脸。

“喵了个咪……”

 

现在他只能垂着脑袋跟双腿很没志气地任由被吊着,看来一会儿她是不准备放他下来了,但是闲着也是闲着,不如——

“那个,我叫乐无异……”

尾音还未完便被利落地打断:“你想做什么!”

“啊?!”乐无异被这气势惊到,又在树上荡了几下,他尽力想要停下来反而愈荡愈烈,终于闻人羽看不下去,飞过去一把匕首把衣角钉在了树上。

“乐无异!你吵死了!”

乐无异苦思冥想也得不出自己到底哪里吵到了眼前这位女猎人,想挠挠头结果手被绑得牢牢的,“不愧是人界,藤条都这么牢……”

“乐无异!小声嘀咕什么!”

“你对我也太有戒备心了吧……”乐无异有些无奈,“我都说了不会吃了你!”

闻人羽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如此戒备眼前这只吸血鬼,刚开始碰见他的确是吃了一惊,好不容易制服他时心几乎要蹦出来,而现在他被绑在上头好像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又着实令人生疑。

留了杀手锏?有同伴接应?可他身上并无杀意啊!那他的搭话莫非是想套出些什么?那么前日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啊啊啊乱死了!”

“你、你没事吧?”

“休管闲事!”要不是武器没有随身携带,恐怕长枪已经把乐无异给穿了个洞。

 

乐无异在上头看着闻人羽来回踱步,一副想破脑袋的样子,也不知道何方神圣能把她逼到这地步,不过这样看着也怪难受,“你这样站着不累吗?不如坐下来吧……”

“乐无异!别搞得像我跟你很熟的样子!”话虽如此,闻人羽还是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

“我说你能不能别连名带姓一块叫我,让我想到以前发火的老爹……”

说起老爹,乐无异脑海中冒出一个法子,默念一句老爹对不起,他侧过头不让闻人羽看见他的眼睛,憋出一个哭腔,“唉……不过也好,你多叫叫吧,反正我再也听不到老爹的声音了……”

听着听着感觉事情不对,发现自己不经意间戳到他的心伤,闻人羽一下子有些心软,一时也没管对方和自己的身份,先安慰起来:“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太难过,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父亲死后一定能在那个地方过得好好的。”

“唉,要是真的这样就好了……”乐无异摇摇头叹息道:“只希望他老人家在天之灵愿意待见我这个不孝子吧……”

“离家这么多年,我都未能够好好孝敬他,如今他已仙逝,我今日出来本是想去买他生前最喜爱的东西……”

闻人羽一向尽孝道,她自小就没有父母,对于亲情更是看得比什么都重,如今乐无异这句话真是戳了她心坎。

 

一时的心软,她让乐无异双腿蹬向树身,把匕首挣脱开,再用匕首割断了藤条,把乐无异给放了下来。

“喵了个咪……摔死我了……”乐无异坐在地上一手捂着屁股,一手朝闻人羽伸去。

闻人羽顺手将他拉了起来,“今天我就当没见过你,你回去……好好跟你父亲告别吧。”

本应该立马逃走的,可当他再一次看见闻人羽的样貌时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乐无异挠挠头,酝酿要怎么解释,“其实……他老人家我前天就看过了……”

“什么?!”闻人羽一惊,随即眉头皱了起来,“你骗我?!”

“你听我说啊!”乐无异赶紧让闻人羽放下手中匕首,“我爹你应该也认识,就是你们猎人协会的乐元帅。”

“你是乐元帅的儿子?”提到乐元帅时闻人羽又是一惊,但马上想到眼前的不是人而是吸血鬼,“不可能!”

“当然不是亲生的,养父啊!”

“哦……哦。”虽然对乐元帅竟然领养了一只吸血鬼做儿子很是吃惊,但是前日乐无异出席葬礼,又与乐元帅同姓,他所说的话也不是完全不可信。

“总之就是老爹前些日子百年大寿,然后寿终正寝,走得挺安详的。”乐无异之前说的话也算半真半假,他多年离家是真,但怎么可能没尽孝道呢!

“那你又怎么会成为他养子?”虽说如此可疑点还是很多,闻人羽后来自我检讨时也说自己当时的不成熟,放着吸血鬼不抓反而在揭他的家底。

“这个嘛……说来话长,以后有空再跟你讲好了。”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再不去的话阿阮又要以他迟迟不来为由讹诈几只鸡腿,“对了,你叫什么?”

“猎人协会百草部二星猎人闻人羽。”连报名字都不忘说上协会,看来她对吸血鬼猎人的身份很自豪吧。

 

瞥到地上一滩奶油,乐无异才想起来人界第二个目的,从腰侧的小包里拎出一个小蛋糕递给闻人羽,“本来我是想买给谢伯伯的,不过既然害你丢了你的蛋糕,那我这个补给你好了。”

“还有,你叫我无异就好了。”不等闻人羽答复乐无异便一溜烟跑了,“闻人,下次见。”

“他竟然能跑这么快……”第一反应的重点总感觉有哪不对,闻人羽觉得信息量有点大,前日的事情没问清楚,用蛋糕砸了他反而收到他的蛋糕,还有下次见……还会有下次?

一种无法诉说的情愫在心底里油然而生,闻人羽捏紧了蛋糕踏上了回家的路。

 

途中经过一个幽静的小公园,闻人羽听见了一个略熟悉的声音和一个清脆富有活力的女声。

“小叶子,夷则让我给你带了蛋糕,看上去好好吃!”

“夷则?跟你约的那个?他干嘛给我啊……刚好我给谢伯伯的蛋糕没了,用你那个补上吧。”

“不过谢衣哥哥会吃甜食吗?要不还是我吃了吧?”

“你下午还没吃够?!算了先走吧这回出去耗了这么久谢伯伯一定急了。”

 

二人的声音消失于耳畔,没有一丝脚步声,方才两人所在的位置已经空无一人。

既然提到了夷则,她应该就是下午见到的那个女孩子吧,她也是吸血鬼?可她看上去一点破绽也没有……是高等吸血鬼?

闻人羽皱着眉头长叹一口气,这几日身边总围绕着吸血鬼,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谢衣……这个名字,总觉得在哪听过。


  5
评论
热度(5)

© 君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