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则阮]暮光 03

我中考考完了_(:3」∠)_魔都简直灾难,挂的不轻

好了约定的章三——[真的都是则阮啊

本来准备章三异羽则阮都写到过度下章直接进主线了,结果我话唠喽连异羽都没写完……

下章异羽 我尽量快点写[x


章三

自昨日明媚一天后,今日起又是一周阴天。灰蒙蒙的天衬着夏夷则本身就不明亮的衣服,显得更加阴沉了,再加上巡察时肃谬的神情跟褪去剑鞘竖直贴于后背以备随时迎战的霄河,在场除了闻人羽以外估计没人能看出此人此时此刻心情其实极好。

待到下一班队伍到来,闻人羽将长枪交于收纳站,站在街角等着太华部那边迟迟未来的接班队。没了武器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不过闻人羽却不是太满意这个做法——协会规定:对吸血鬼武器仅在出使任务中使用,平时身上只能装备小型武器,例如匕首之类的“小挂饰”。也配得上这么说,毕竟距今为止在距离吸血鬼极近的地方用非惯用武器刺杀成功的人寥寥无几——她所崇敬的乐绍成元帅便是之一。

“是时候提议把惯用武器尽可能的减小体积来日常携带了……不过那样子加工费死贵死贵的吧……”虽然体积大且尖利的武器的确不适合带出去,但是现在聊胜于无的小装备实在是太胡闹,要是哪天真碰上吸血鬼可怎么办。

但是费用啊……百草部任务向来是总部接得最多的,怎么经费却被部长天天哭着喊穷的太华部甩下了十条街。

想到这不禁愁苦了脸,昨日跟夏夷则说清了事情因果,对方的回答又是模棱两可,这日子没法过了。长气叹下,正见夏夷则交完班朝她走来。

“久等。”

“也没多久。夷则,你口袋鼓鼓的?”平时衣服一向贴身平整,如今鼓起一个大包,着实看着突兀。

“咳,师尊方才来,给在下塞了点钱币……”清和将军平日就喜欢宅在总部,时不时差遣人跑去郊外的一家酒铺买酒,极少主动出门……除了一种情况,接送人员短缺迫不得已派了温留上。大概这也是今天晚点的原因。

“果然……太华部真的好有钱……”硬是逼着自己把视线从那钱袋移开,又想起了什么,道:“夷则,跟你约的人是谁啊?你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在下……看起来是这幅表情吗?”他吃了一惊,耳朵微微有些泛红,闻人羽看见后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

“你脸红了!看来你应该是挺喜欢那个人的!”久违的见到了夏夷则这般表情,忍不住再去逗弄几番。

“在下与她并不是……那种关系。”到底是脸皮薄,夏夷则说完红着脸走了,闻人羽则一本满足的赶上去,那家店的蛋糕她倒也是挂念很久了。

 

一条街的距离短短而过,夏夷则在门口就见到在一个避光角落里的那抹绿色身影。

闻人羽顺着目光看过去,眯起眼轻笑两声便把夏夷则推向那边,还不忘调侃两句——“约会让女孩子就等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也不多想闻人羽话中夹杂的意思,对于阿阮早来这件事他还是十分过意不去的。

他在闻人羽如狼的目光下拿出鼓鼓的钱袋,点了几个看上去可口的蛋糕,只是从拿出钱袋起到托起餐盘后被注视着的手都是抖的。

“没关系的!我自己那份我自己会付的!夷则你先去找她吧!我真的没关系的!”闻人羽握紧藏在身后的瘪钱袋说这话有些勉强。

百草部穷也没办法,谁叫价高事少的任务全都被清和将军揽到太华部去了呢……

“谢谢!等拿到薪水一定还你!”看到闻人羽双目发光的欣喜神色,夏夷则不禁打量起眼前这几块小巧玲珑的蛋糕,真的有那么好吃吗?她……会喜欢吗?

 

阿阮此时也发现了夏夷则,站起身挥着手朝他叫唤着。

这在静谧的咖啡馆里尤为突兀,但清脆活力的女声并不遭人反感。夏夷则朝投来的几道视线颔首以示歉意,托着盘子朝仍在挥手的阿阮走去,期间路过两名女子时听到她们的窃窃私语,夏夷则有些窘迫地红了脸——什么男女朋友……在下与她并不是……

好吧,不管怎样的千思万想,最后都只能融于面前的那张笑脸。

 

“久等。”他说。

“也没多久呀,小叶子刚刚才走呢!”阿阮已经迫不及待地打量起了蛋糕,“看上去好好吃!给我的吗?”

“嗯,挑自己喜欢的吧。”小叶子……听起来似乎是位女性吧,因为自己的请求而打扰她们着实有些过意不去,待会买个蛋糕叫阿阮带给她好了。

“夷则,这个蛋糕好好吃!张嘴——”

“唔……?!”冷不防被凑近的阿阮吓了一跳,对方却是借机把盛着蛋糕的叉子送进了他嘴里,冰凉的奶油在口腔化开,淡淡的清香在口中缓缓回绕,他有一瞬竟觉得这份柔和恰似眼前人。

“觉得怎么样?”阿阮看着夏夷则勾起的嘴角笑得更开心了。

“清香怡人,甜味适中,实乃……佳品。”最后二字,夏夷则有一瞬的迟疑,自己说的是蛋糕呢,还是……眼前那个名叫阿阮的少女。

阿阮很满意夏夷则的答复,转头开动了第二个蛋糕。

此时此刻,夏夷则终于发现了哪里不对——

“等等!你刚刚……你用的哪个勺子?”

阿阮嘴里还含着刚送入口的勺子,此时不解的眨眨眼,“什么哪个啊……夷则你只拿了一个不是吗?”

“那你……你为何……”

“夷则你又脸红了!”

“咳……这家咖啡馆暖气太足了。”

 

夏夷则看了眼从渐渐散开的乌云中透进的缕缕阳光,天气正在转好。

估摸着差不多到了时候,他便开口:“今日邀约,本是为了那首《在水一方》,在此演奏怕是不妥,不如到后院可好?”

虽然总体上因为种种事拖延了一会,但单论饮餐效率真是超乎他意料,一眨眼的时间桌子上就只剩下盘子和沾着奶油的勺子,阿阮此时怀里正抱着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阿狸,一人一兽视线投向那斜对角装有蛋糕的橱柜。

“那……再买两个带去外面?”

 

借着身份轻而易举得到了后院的使用权,夏夷则默叹了一句之前的不容易。

“披风?”窗外云朵消散,正是个阳光充足的午后,夏夷则对阿阮的行为颇有些不解。

“嗯,小叶子说今天可能会出太阳,就让我备上了。”阿阮说。

“唔……我自小身子有些弱,谢衣哥哥说我晒不了太强的阳光。”


  7
评论
热度(7)

© 君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