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瞳十二]末月 Ch.1

正剧向。

时间线从初七被制造之前一直到古二结局。

【中间过程应该是有逗有虐,结尾……当然是刀子喽】

瞳X十二Only。

翻到这个文档的我简直惊呆了!我竟然写过瞳十二……

然而这个脑洞是4.10的了……我觉得两周后中考完结束我就能正常写起来了。大概吧。


【我不会写瞳我不会写瞳我不会写瞳】


01

流月城常年严寒,如今已是末月,更是天寒地冻,举目一片肃杀。

也是在那样一个寒冷到鲜有人出行的日子,瞳在七杀殿前捡到了他。

他整整睡了三天才醒,身子瘦弱得甚至不如年幼的小孩儿,双手被冻得开裂。不,不仅仅是双手,粗略一看就会发现这具身躯几乎没有完好的骨肉。

 

瞳且将他安置在七杀殿命人照看,便跟随沈夜等人前往下界办点事。

 

因为流月城人身体素质异于常人,等到瞳回来时,他脸上的病态已经全部退去。

原本照看他的六号在前几天因为人手不够已经被华月差去,本以为一个奄奄一息的人再怎么资质好也最多恢复到能活动手脚的地步,况且他的资质相比起凡人都差得甚远,想不到却恢复的异常顺利。

——顺利过头了。

瞳有些后悔当初因为喜静而把左右侍卫都给免去的决定,更后悔前些日子竟然因为信任一个病秧子而把六号借给了华月。

 

瞳看见落得满地的书籍和打翻在地的蛊瓶,右眼抽搐了几下。

在下一个蛊瓶落地之前,瞳一个传送术过去扶住了险些踩到蛊瓶而滑倒的少年。

 

“你是……谁?”这是他与瞳的第一句话,他的声音还有些沙哑,此时他正伸出手摸索着前方,竭力想要找到瞳的位置。

原来是个盲人。

瞳不禁有些好笑,他捡回来的不仅是个不安分的病秧子而且还是个盲人。

瞳拉住他的手帮他找到自己的位置,却没想到转眼间那手就摸向了自己头顶,少年弯下腰,面带微笑对他道:“小朋友,刚刚谢谢你了。”

 

就算淡定如瞳,此时也不免嘴角一阵抽搐。

小朋友?!老子算你爷爷还差不多!

当然瞳并不会把内心话说出来,躲掉肆意乱摸的手,靠幻术站到少年面前给他显示了正确的身高差。轻咳一声冷声道:“我是七杀祭司,他们叫我瞳。”

“……七杀祭司?”显然他连一些基本的常识也不懂,能够倒在七杀殿前捡回一条命真是算他幸运。

瞳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平时只要一出门就能遇到形形色色向他问好的族人,而今遇见他这种连祭司职位都不知晓还以下犯上的人,放在别的祭司那估计现在就已经被扫出殿外了。

 

他究竟什么来路瞳也不感兴趣,用灵蝶传信给华月叫人来收拾地下狼藉后,便带着兀自沉默的少年一起传送到七杀殿的深处。

 

直到抵达七杀殿的内殿,他被安置在石凳上,他仍在苦恼地接受着信息量。他从未受过什么教育,此时在他眼里,眼前这个叫瞳的便是他的恩人,至于什么七杀祭司,这些他不懂的就不去管了。

他是弃子,从生下来双目失明起就被爹娘遗弃,好在流月城人不饮不食,苟延残喘至今也有个十几年,而今年的冬季却是寒冷异常,他在暴雪中渐渐自暴自弃,最后仅存一点意志爬到了巨大门柱的背后,寒风在身后被硬生生分成两截,他在稍许安心下沉沉睡去。

本到以为将会再也醒不来的。而在床榻的柔软感抵着背部时,他恍惚有种来到仙境的感觉——这可比外面的硬石砖和草丛舒服多了!

只是很奇怪这间屋子貌似很大,里面却一个人也没有。于是他耐心躺了几天,一面等屋主回来,一面等身子慢慢恢复。直到今天,他等着实在无聊便跳下床四处看看,可稍不注意就撞着桌子,接着一叠重物便掉在了地上,他慌忙中想捡,却不小心碰倒了桌上的瓶瓶罐罐。

因此屋主回来看到的,就是屋子的狼藉一片。

 

瞳默默听少年把这一切讲完,不免有些头疼。

“瞳大人!”才短短一会儿,那个少年已经在他耳边念叨了不知道多少遍他的名字了。

好像感觉到瞳在看着他,他念叨的更加卖力了:“瞳大人瞳大人瞳大人……”

 

罢了。瞳摇摇头,就当他多管闲事捡到一只宠物吧。

接下来的实验或许需要一个人做助手,接着闲下来的时日便叫六号找些文献来好好教育一番那个不谙世事的盲人吧。

 

安静肃穆的七杀殿一去不复返,接着迎来的,可能会是一个胡闹到瞳都未预想过的生活吧。


  9
评论
热度(9)

© 君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