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修中心/叶蓝]相别亦相遇 01~04

脑洞戳→http://kurokgo.lofter.com/post/24c71e_57981e5

又是半年前的东西了

0

场下的喧嚣声中夹杂着汗水,喋喋不休的叫喊激起几丝浮躁,竖起的旌旗,躁动的战鼓,黑压压的观众——这毫无疑问是一场精彩对决的前奏。

身着长风衣,高高的帽檐让人看不清容颜的男子屹立在对面,无数次的想要凑近去看他遮挡下的景色,却在裁判充满激情的一声中打断。

“现在由斗神『一叶之秋』挑战神枪手『』——”

名字总是被淹没在喝彩声中,梦到这里就戛然而止。

 

1

梦被打断的那瞬间就是醒来的时刻。

夏天的前奏总是那么令人烦躁,关掉了再也吐不出风的空调,叶修双脚一蹬离开床,大厅的钟指向了十二点。

冰箱里没有一点储备的食材,拉开橱柜,不出所料还有一包方便面。

也不管保质期到了没,随手烧了开水就开始撕一包包调味料。

走进盥洗室,习惯性的伸手摸向架子上的黑色牙刷杯,记得是去年为了庆祝搬家,三人一起买的同款,手晃了晃,没摸到。

像是根本不存在过一样,有关的牙膏,剃须刀全都不见了。

——可能是被那丫头藏起来了吧。

……但是最近没得罪她吧?

想着,走向另一间卧室,就在想转动门把时,他怔住了,手停在的位置空无一物,面前是一堵上了漆的墙。

环顾了一周确定了这是他们三人的房子,但是又有些不一样。

柜子上布满了灰尘,稍微用手一抹,立马积上了厚厚的一层。

这并不对。

叶修印象中的柜子,应该是每天都由苏沐橙清扫过,并且被摆上了苏沐秋获得的一些奖杯和勋章。

怪不得起来时总有一丝违和感,对面苏沐秋的床铺光秃秃的,不带点生活过的气息。

拉开了原本应该有一堆书压着的抽屉,翻来覆去的找着。

不在。苏沐秋放在这里面的简历不在了。

 

苏沐秋和苏沐橙就像没有存在过这间屋子一样。

点燃了不离手的烟,开始思考着应该如何应付。

日历上的圈圈叉叉显示的是六月三十日。

应该是放暑假的前一天,不过这和他基本没有关系,只是苏沐秋说他暑假可能会去给留在大学的几个学生授课。

挠了挠头发,这两人的突然消失让这间房子看上去寒酸极了,叶修也觉得自己看上去有点颓废,胡渣都没刮清。

阳光刺得眼睛发疼,最后一次在大白天出门还是被苏沐橙硬拖着陪她去逛街,叶修低头看了一眼一身邋遢的居家服,折回去换了一套能出去的顺便捎上差点漏了的钥匙。

公寓外的邮箱里塞满了报纸,一份份抽出来扫过,果然不对。

六月三十日的报纸没有报道苏沐秋得奖的事。

昨天苏家兄妹举着这刊在他面前絮絮叨叨了半天才放过他,这绝对不可能记错。

翻开报纸的里页,他仿佛感受到了世界的玩笑。

 

『H市大学史上最年轻教授苏沐橙获得XX奖!』

 

叶修所认得的苏沐橙,刚刚考取硕士,正打算跟着苏沐秋一起在H市大学授教,再怎么说最多也混个实习,怎么可能一举成为教授。

 

这个玩笑开得真不咋样。

浏览了一遍相关,那分明是苏沐秋所授的课堂,头衔与资历,除了年龄名字外都和苏沐秋一模一样。

清干净了邮箱,最后飘出了一张皱巴巴的传单,落在了叶修的脚尖前。

颜色艳丽的遮阳伞在街上不少见,路过店门时里面透出的凉气极为罕贵,拥堵的车行道上鸣起了一声声催促,路边的小女孩哭哭啼啼地擦着被雪糕弄脏的裙摆,雪糕在地上慢慢的融化,最后变成一滩卷入疾驶的车轮。

叶修咽了咽口水,继续混入人群中,摸了摸兜里,真的是身无分文。

对哦,他上个月刚被老板炒了。

居住了十多年的街道此时在叶修眼里也十分的不一样,甚至他会觉得那家刨冰店原本应该是卖炸鸡的。

顺着地址,叶修停住了脚步。这是一栋看起来有点阴暗的双层小楼。

『兴欣事务所』

 

2

楼梯被打扫的干干净净,除了少许的有点潮湿阴暗外还真是不错,二楼要明亮得多,预想之外的宽广。

门没有关,叶修踱步走进,顺便掐灭了烟,摁在墙上灼出一小圈焦黑。

总之先打个招呼,却是半晌没有人回应。稍微四周打量下,办公桌上堆着大量的书刊和文档,三个书柜靠墙排成一列,上面塞满了大大小小关于推理的书,一沓传单放在茶几上,两张沙发干干净净,富有生活气息却冷冷清清。

随便闯入别人的地盘是不太好,叶修也有这意识,但是大门敞开着也不怕别人闯空门,走进几步,这不,一名女子就这样睡着在小山堆后。

 

真要说的话,陈果是被烟味熏醒的。抬头是杂七杂八的书刊,书刊上头冒出的缕缕青烟让她打了一激灵。

 

——自己平时没关门的习惯,难不成真给人闯空门了?

 

叶修坐在沙发上,随便抽了一本书翻了两页便没了兴致,倒是烟头塞满了整个烟灰缸。

感觉人似乎醒了,本想直接表明来意,又发现一屋子的烟味,听苏沐橙说大部分女子都讨厌烟味,于是想把烟掐了,但是摸摸口袋,最后一根烟总有点舍不得,斟酌几下,叼着烟朝陈果走去。

“老板娘?看了你们招聘单,这里面条件我都符合。”

迷迷糊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前这人似乎是来招聘的。

直起身子揉揉酸疼的肩膀,陈果也倒清醒不少,不过这烟气熏得让她睁不开眼,下意识的喝了一声叫人把烟熄了,打开窗户通风。

倒掉了满仓了的烟灰缸,陈果坐在叶修对面的沙发上,十指交叉撑在茶几上,打量起对面人的模样。

长相,如果精神点把烟给丢了还是挺好看,脸看起来有点虚胖但是整体还算不错,脸色接近病态的苍白,想必烟抽多了没好好摄取营养。

“得了,别的先不说,你叫什么,简历呢?”

“叶修,27岁。”

“我们这招募要求是大学毕业智商高,你有吗?”

“证书那玩意真没,不过要说智商,甩那些只会背课本的十条街。”

陈果有些气结,这年头连证书都交不出,对你说他智商可以堪比爱因斯坦,扪心自问你信吗?

作为一个推理迷,开一家侦探事务所是自己多年的梦想。可是开了这么久,接到的却只是些找阿猫阿狗的杂事,应聘者?眼前来这历不明的就是第一个。

“老板娘,看你手都捏出汗了,难不成你是第一次碰到人面试?”

还真被这家伙说对了。陈果摊了摊手,换了个舒适的姿势靠在沙发上。

“我这开的是侦探事务所,没学历要用你也行,不过得先赢过我。”

叶修耸耸肩,看了眼电子钟,时间也不早了:“那咱赶紧?”

觉得自己被小瞧了,肚子里一窝火,陈果也决定不跟叶修客气。

从一叠书中抽出一张纸,刷刷的写起来。

 

『****-/*---- /----*/****-/****-/*----/---**/*----/****-/*----/-****/***--/***』

 

看见叶修默了好久,陈果有点欣喜又有点失望,欣喜的是她终于把叶修压下去了,失望的是她的第一次招聘没能成功。

“Teil,菩提树。”

他顿了一下,接着说:“没玩过手机,错了的话借我部手机看看。”

叶修也没有专门研究过那玩意,只是以前一阵子爆发了推理潮,苏沐橙抓着他和苏沐秋硬是磨了一下午的嘴皮子,扯了一周的摩斯密码,搞得他印象深得不得了,没想到还真有一日会用上。

陈果这下也真的是无奈了,毕竟摩斯密码也不是一个普通人能猜出来的。

“我叫陈果,兴欣的老板,你27啊,我比你大,叫我陈姐就成。”

 

正式报到的日子是明天,因此叶修很快被打发回家。

一路上回想起从今早开始的一切,要么是世界跟他开了个长达十二年的玩笑,要么是他被世界骗了十二年。

毕竟一个人再傻也不会整整十二年都被同一个谎言所欺骗。

 

叶修十五岁离家,十五岁认识十六岁的苏沐秋和十三岁的苏沐橙,用出走时随手捎上的银行卡提了钱,三人合租了套屋子,苏家兄妹是孤儿自然没有经济来源。叶修那张卡里的数目却是令人叹为观止,也不差供两人上学的钱,两人也天生聪明,本以为不认识几个字,却轻轻松松赶上了他们那年纪的课程。关系从一开始的谈得拢渐渐有了家人的味道,比起每天逼着在家练琴背书,每天尝着不是焦了就是偏咸的菜也变得可口起来。

苏沐秋也好奇过叶修怎么不跟他们一块儿学,叶修说哥的文化对得起这卡里的钱,苏沐秋瞧着叶修还带点婴儿肥的脸颊,又捏了捏自己跟了叶修吃得好才稍微涨了点肉的脸,眼里稍微有了点委屈。

哪知道这兄妹真不得了,一个从名牌大学毕业留校当了教授,一个靠着奖学金在名牌大学就读,一看也是个当教授的料。

十五岁的孽缘竟然延续了这么多年,别看这样,还真是一个家。

过年三个人缩在沙发上挤着一条毯子看春晚,左边苏沐橙嗑瓜子,右边苏沐秋调侃演员,中间叶修想来根烟,烟还没捏起来就被一手挥掉了。

等苏沐秋得了几个奖,奖金拿了不少,在去年生日那天笑嘻嘻地说他赚大钱了不如买套新房,苏沐橙抢着说要买大的别墅,到最后三人挑房子,挑来挑去捡了个普普通通的小公寓,小小的,住惯了,更有家的感觉。

 

告诉叶修这些记忆都是他瞎掰的。他情愿更相信这个世界也是瞎掰的。

想着想着走到了小区对面的饭馆子,摸了摸肚子也饿了,但是他现在没钱是个问题,银行卡里钱再多,每天只花不存,日子久了自然也空了。

捏住了鼻子掉头往小区走,估摸着被放置一下午的方便面的味道,等抵达三楼时抬头才发现自己家门口立着个人。

 

3

那人抵着个行李箱靠在栏杆上,眯着眼半梦半醒,叶修还真怕他一不小心从栏杆上翻下去,三楼摔不死也得半残。

不过有个大活人堵在自个儿家门前还快睡着了,实在没办法置之不理。

叶修走上前拍了拍对方肩膀,想把他摇醒。对方睡的正迷糊哪会这么听话,移了移位儿整个人直接往叶修身上倒。

两大爷们这样子多容易被误会?叶修心说着不行,手上功夫没停歇,开了门总之先把人往房里带,总不见得人一带进去就突然掏出一把刀大吼一声打劫。

一个爷们的分量,再加上平时缺少锻炼,要把整个人拖进去真有点难,好不容易拖进去往沙发一丢,还要照顾好门外的旅行箱。

一杯冰水放在桌前,喝了清醒点。

其实叶修挺想给他来杯咖啡或许醒得更快,可无奈家里真的一点东西都没,连那杯水都是他出门前烧的回来凉了。

看来这人还真是困得不轻啊,但是也没有义务留他住一晚,谁知道他哪路的。

暂时放了不管应该没事,叶修蹑手蹑脚地走进厨房抽了双筷子,伸向了那碗被放置了一下午,吸水膨胀成一团的面。看着就让人没食欲,但是没办法,他肚子可有食欲了。

就在他口一张准备开动的那会,厨房的门被拉开了,叶修这会才注意到那人一张白净的脸,大概也就二十出头,看起来人也不壮,比自己矮了个头,果真是平时缺少锻炼吗。

那人略显急促,显然在为之前的事感到不好意思,叶修接过空杯子往水槽一放,筷子一搁,说:“醒了?出去谈。”不由分说地把人拉走了。

客厅就一张沙发,两人挺默契的都往沙发坐,正常发展的大眼瞪小眼变成了两双眼睛直直的瞪着正前方的电视机。

叶修刚想开口说有何贵干,却发现对方似乎是在酝酿什么。

那人从裤袋里摸出一张纸,“这个房屋合租是你发的吧?我叫蓝河,来合租的。”

蓝这个姓还真罕见。伸手接过传单,用足了脑细胞也没想起来自己几时发过这样的广告,但白纸黑字地址写的就是这,再加上最后附上的“屋主没有电话,有意者直提行李来”更让他确信出自自己之手。不过这样不靠谱的传单真会有人上门?叶修瞥了眼月租金,真的挺便宜的。行是行,也算是一笔收入。

“我这儿只有一间卧室,床倒是还有一张,也没有储备粮,空调经常罢工,不过厨房厕所功能还是好的。”

“行。”蓝河答应的也爽快,这事愉快的谈下来,叶修收到了蓝河的月租金,先奔向厨房捣鼓那碗面去了。

蓝河提着从菜市场收摊前急急忙忙买到的菜走进厨房,看见叶修在那扒着碗吃没营养的面,忍不住眉头一皱,趁着空隙把碗从饿狼面前抽走,“你先外面等着,我来烧。”

 

叶修摸摸撑起来的小肚子,不禁感叹起蓝河烧的一手好菜,简直甩开苏沐秋十条街,想到以后也能顺理成章的吃到美味的饭菜,叶修觉得也该夸夸人家,一句你真贤惠没经过大脑思考就冒了出来。

蓝河正在拆行李的手一怔,瞪大了双眼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叶修,叶修此时才发现刚刚说的话有些不妥,想要改又发现他词穷了。所幸蓝河没怎么追究,继续把衣服之类的往橱柜里塞。

叶修瞅着蓝河把衣服一件件打开挂起来,洗漱用品清一色是蓝色的,最后从箱底抽出一台笔记本。

“搬家公司多久来?我明天要上班,我找人帮你候着?”多说也只是客套话,他连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都不清楚,谈什么找人。

“不了,我行李就这点,”蓝河安顿好电脑,又把电路板理了理才说,“我以前住宿,东西基本都在宿舍里,需要的时候回去拿就行了。”

“大学生?几岁了?”

“22,准备考研。”打开加了密的电脑,点开了一篇文档,敲了几个字又删掉。

叶修凑过来看了眼,估计是论文之类的吧。蓝河也没挡着,叶修就拖了个椅子坐在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攀谈起来。

“哦?年轻人不错嘛,哪个大学?”

手指在键盘上犹豫了很久都下不去手,蓝河有点懊恼的关掉了文档,“H市大学,大二法律系。”

“将来当律师?导师是苏沐橙?”话刚出口,叶修有种扇自己一巴掌的念头——鬼都知道,苏沐橙教的数学系。

“不是。”蓝河有点诧异的回答道。法律学跟苏沐橙是一点关系都谈不上,要说的话,他曾经的两个室友倒是。

叶修稍微有点尴尬,这才发现时间也不早了,就招呼蓝河去洗澡,蓝河秉着谦让的原则推脱了一下,最后抱着衣服进了浴室。

听见门里传来的哗哗流水声,叶修四周转了一圈找不到事干,决定之后洗一把就去睡。

铃声响了起来。

叶修没有手机,更加没有座机——苏沐橙和苏沐秋在大学都有固定的转接电话和私人手机,那么剩下的可能性——视线落在了蓝河那个迟迟未打开的包里。

一阵摸索后,叶修找到了那个该死的手机。尽管打探别人隐私不是叶修的爱好,不过铃声一直吵着实在使人厌烦,为了图个清静他接通了电话。

“喂?蓝桥?”

来电人:春易老

 

4

叶修觉得自己是被诅咒了还是怎的,自从前天一觉睡醒什么都不对了。

大概中午才浑浑噩噩的从床上坐起来,猛地想起来今天是上班的第一天,套上衣服刮了胡子,顺便收下了桌子上蓝河留下的午饭,至于蓝河人呢?——说是要回学校找宿管谈谈一大早就出门了。

到此为止还都是顺利的。

为了在迟到前赶到,叶修特地抄了条不常走的小道,左拐右拐的,虽然近却着实麻烦,眼看就要走尽,却和人在转角撞了个满怀。

正常的发展是男主角在拐弯路口撞到了女主角,然后两人一见钟情开始了恋爱。

只可惜,他撞的是个男人。

 

清脆的碎裂声把两人的思绪硬生生拉了回来。

叶修低头瞥见自己裤子上落了一滩泥,对方也好不到哪里去。

张佳乐骂骂咧咧的站起来,拍掉了一堆泥,抖了抖衣领想要挥掉卡在那的泥,反而使之滑进了衣服里,正在尴尬那会,地上的叶修朝他伸出了手,“喂,拉一把成不?我好像闪到腰了。”

张佳乐一把把叶修从地上拉起来,叶修第一件事没跟他道谢反而去翻了翻口袋,然后如释重负的合上了烟。

活了二十多年的张佳乐先生,头一次这么想揍一个人。

就在张佳乐烦恼着怎么处理地上一滩陶瓷碎片和泥土以及对客户的解释时,衣服下摆冷不防的被叶修撩了起来,他反射性往后就是一个扫腿,叶修一下就跌坐在地上,同时一块泥从衣服中滑了出来。

“卧槽你干嘛!”不过张佳乐显然没注意到,一脸戒备的瞪着正揉着屁股缓缓的叶修。

“好心帮你把泥巴抖出来啊!”张佳乐那一下真不轻,叶修感到屁股有即将变成四瓣的趋势,“你以为呢?”

“我……我以为你耍流氓!”张佳乐脸一下子红了,十分不好意思的伸出手,“额……去我店里坐坐?给你换件干净的衣服。”

叶修揉揉屁股跟在后头,张佳乐那一下真的狠,绝不是一般人反射性就能做出的动作。

 

张佳乐熟络的和这条街上的店家们打招呼,路过一家还没开门的咖啡馆时小声嘟哝了一句,接着领着叶修拐进一家花店。

花香充实着整间屋子,与热闹的商店街的气氛截然不同,这里弥漫着一种令人心旷神怡的气息。花色众多,叶修一圈绕下来发现自己也就认识那么两三种。同时放在角落,开得鲜艳但却被与外界隔绝的花吸引了注意。

“感兴趣吗?这是我一位友人喜欢的花,叫钩吻。”张佳乐说着走进屋里头,“我帮你找件衣服。”

店里到处都是花根本没地方可以坐。不,与其是说花朵,还不如说这店面也太小了,连收银柜前台都摆满了花,可见哪天有花粉过敏者经过真是有的好受的。叶修就挑了个落脚点,估摸着张佳乐自己也得换件衣服所以不会这么快,等的时间又太过乏味,顺手就想来支烟,不过处于基本素质还是作罢。余光瞥到挂钟上的时间,猛地想起来他还在上班途中,大脑开始运转着要找什么借口糊弄过去。

过了片刻,张佳乐抱着衣服走出来,把衣服交给叶修后冲着门外打了声招呼:“嘿,大孙早啊。”

叶修这才发现门外早已有人,但是却不知道是何时来的,甚至一点气息都没有。

“不早了。”孙哲平感受了一下屋里外的温度差,看到正在打量张佳乐拿来的衣服的叶修,挑了挑眉,“有客人?”

孙哲平仅仅是朝他看过来,叶修就感到有种被野兽盯着,随时都有可能被猎食的感觉,虽然经常在电视剧里见到此类描写,但是现实中碰到,是种令人压抑,稍不留神就能毙命的危机感。

而在下一秒这种感觉就消失了。

孙哲平已经绕过叶修跟张佳乐攀谈起来,两人欢快的气氛实在联想不到之前给人的压迫感。

“不满意么?”张佳乐问,叶修从刚刚起拿着衣服没动过。

先后两种气氛的反差简直让叶修想要立刻逃离这个地方,但是张佳乐毫不掩饰的亲切感又让叶修产生了之前的是错觉的想法。但不管怎么说,还是眼前正事重要。

“能不要西装吗?”

“啊?”张佳乐被叶修这么一问有点莫名其妙,他明明认真比过了他和叶修的身高确定了这些衣服叶修都能穿下才挑的,现在看上去像是叶修单方面嫌弃西装。

“西装我穿不习惯,有休闲的么?”叶修加了句解释,反正他一看到西装就会想到那个每年过节都会通过打苏沐秋电话来轰自己回家的弟弟。

“这里我没存过什么衣服,不过是有一套……你确定?”

等到张佳乐把一套粉色T恤和粉色长裤交给叶修时,叶修果断的抱起了那套西装进了里头换衣服。他一想到孙哲平和张佳乐穿着印着百花二字的全粉套装一脸灿烂的推荐自家花的场面,怎么都想笑。

简单留下了联系方式又互报了姓名,叶修把脏的衣服留在张佳乐店里,临走前不忘屁股上吃的那一记,摆了个吃瘪的表情问张佳乐:“你是不是练过?那一下不轻啊。”

“不啊,本能反应而已。”张佳乐以笑回应目送叶修离开,随后回到屋内,大松一口气,“我看叶修不是来试探的。如果真是被派来试探的话,看到钩吻的时候不会这么淡定。”

“也是,好像他还被我给盯怂了。”孙哲平把之前一直握在手中的折叠匕首放在桌上,“你说要把那玩意送给哪个友人?”

“小远上个月问我要的。”张佳乐托起下巴想了想,“不知道他要这玩意干什么呢。”

“这个还能用来干什么?话说,早上叫你送的那盆栽呢?客户预定了两个月的那款。”

“卧槽忘记叫他赔了!”

  13 1
评论(1)
热度(13)

© 君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