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则阮]暮光 02

这章主则阮,前半部分穿插一点异羽。

下章就能进行则阮跟异羽啦。

终于提到半条线索谢衣哥哥啦我好欣慰啊。[划掉

夷则跟闻人只是闺蜜[划 一切皆是处于同伴关心并不是CP。

后文无异跟阿阮也是闺蜜[不划 一切处于亲情不是CP。

[在补古一游戏视频,可能把阿阮跟襄铃有些混……如果阿阮有些OOC的话请告诉我;w;

章二

闻人羽有点不对劲。坐在对面吃饭的夏夷则在看见闻人羽第三次夹肉块失手后定下结论。自从昨日追捕那个混进乐元帅葬礼的吸血鬼未果后,闻人羽就一直唉声叹气,像是八辈子积累的霉运昨日全让她受了。

他也不是不想安慰,只是不知道从何开口。追捕吸血鬼失败也不是一次两次,闻人羽也是才上任两年的新兵,更何况那只吸血鬼能够完全隐匿吸血鬼的气味,想必是纯血种,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全身而退已经算是不错,哪值这般纠结?

他不知觉地陷入沉思,昨日那只吸血鬼也并未造成任何伤害,那到底是什么才让跟他相处两年却称得上知己知彼的友人愁眉苦脸?不经意间眉头皱了起来,闻人羽见后有些担心地开口道:“夷则,看你面色不佳,是出了什么事?”

反而是先被对方看出了不对,夏夷则不免赞叹一下闻人羽的敏锐,真是什么也逃不过她的眼睛。他摇了摇头:“没有,倒是你,一直在叹气,是发生了什么?”

说到这,闻人羽却低下了头,竟是扭捏了一阵,与她相识的两年中,这位直爽的女猎人不曾在他面前现如此形态。夏夷则扶额默叹,看来这次事情或许比他预计还糟糕……

她终究还是开口了:“夷则……你说吸血鬼的审美观是怎么样的?”

“何出此言?”

“被吸血鬼说好看……是不是意味着那个人长得……特别丑啊?”

“……莫要多想,不同人审美不同,你别往心里去。”夏夷则思考许久,只给出这一句答复……这个信息量,已经超乎他理解范围了。昨日那十分钟里,到底是有多少展开。

“不、不是这样的!夷则你听我解释……”闻人羽慌张地想要解释什么,刚站起身就被不远处百草部的师兄秦炀叫唤,约下改日再谈后匆忙离去。

夏夷则默默收好了两人的碗筷交至回收点,今日天气甚好,下午并没有被分配到任务,大学的课程的出席次数也达标了,也是闲来无事。

虽说他与闻人羽已经入协会两年,却不过十八九岁,两人进入协会后依旧继续着原先的学业。闻人羽比夏夷则小两岁,在今年毕业后来到了夏夷则就读的大学,也成了他的学妹。太华部接的任务全是些价高事少的,比起事务繁多的百草部,自是闲了不少,夏夷则又是向来成绩拔尖,只要闲下去学校打个卡,一学期下来评分定是优秀。反倒是他的学妹兼友人——平时勤于练武,入会不久就颇受好评的闻人羽,一直忙于协会事务,少有时间用在学习上,这一月大概连出席次数都不满。

夏夷则无奈地摇摇头,托着他的关系,找到教授帮闻人羽混个出席及格吧。

校园此刻十分安静,下午大部分课程的授课已经开始,托着关系他找到了闻人羽的教授轻松地帮她打了一周的卡。要事办完,上一次来校园也是一周之前,打从进了协会以后他已是许久没有好好欣赏校园美景,此时四周又是寂寥无人,他便决定四处走走。

他到了校园的后花园,此地颇受校内情侣们青睐,往时总是充满来往人流,少有此时寂静。

——到也说不上寂静。

从花园角落那不见光的凉亭里,传来曲曲巴乌声。声音婉转而悠扬,颇有春风化雪之势,安抚心境同时,也令他想起前尘往事。

在水一方——这是他母亲仍在时时常所奏乐曲。他循着声音朝内走去,想目睹奏乐之人的面貌,巴乌随着他的脚步声愈来愈轻,直到曲未终却不见奏曲人。

终于,在一片春绿间,他发现了藏匿于其中的少女。少女畏缩在枝繁叶茂中,光线暗淡看不清少女容颜,她听见脚步声停了后悄悄探出头,却发现来人已经位居她面前,脸上面无表情猜不出是喜是怒,不过少女此刻猜定眼前人心生怒气,连忙低下头战战兢兢地说:“你别生气嘛……我只是跟阿狸玩的时候跑进了这里……不是存心跑进你的地盘……所以说,你原谅阿阮好不好?”

“我并非这里主人,不过这里一般不许外人出入,你是这里学生?”

“学生?唔……听谢衣哥哥说起过,不过我只是误入这里,应该不是你口中的‘学生’。”

“……罢了。你方才说,你叫阿阮?”

阿阮见眼前人并无怒气,抬起头想看看他的样子,可这儿实在是不见光,只能凭借大致轮廓看出他是个好看的人。若想要进一步看清他,只得去到亭子外面,可是谢衣哥哥不允许她跑到阳光下……

“阿阮姑娘,可否问起方才巴乌所奏是否‘在水一方’?”觉得此时位置颇有不妥,便向少女伸出手,引她在凳坐下,再在对面落座。阿阮的手冰凉冰凉,说起来现在也只是早春,少女打扮却是显得清凉,“此处阴暗潮湿,又不见光,不知姑娘可否与在下去亭外谈谈?”

她将离亭口近的一只脚收回了点,摇摇头道:“在这里就好,在这里阿狸还能到里面采些果子。”夏夷则此时才发现有一只狸猫一直在阿阮裙摆下偷偷摸摸地啃着果子,阿阮又开口道:“要告诉你也行啊,只是我名字都告诉你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是在下疏忽,在下夏氏夷则,是这里的学生。姑娘可以回答了吗?”

“唔,曲子是从谢衣哥哥的谱上看来的,名字我不记得了,不过我可以再给你吹一遍!但是我接下来跟小叶子还约着有事……夷则,要不我们明天见?”阿阮略作犹豫,问道。

“你……称在下什么?”

“夷则啊!不能这么叫吗?谢衣哥哥说称呼陌生人名字不能只叫名,但是我跟夷则也说过几句话,就不是陌生人了吧!”说话者语气中透露着裹不住的天真,一时让想要反驳人语塞。

“好吧。那明日午后三时西街拐角处的咖啡馆?”那家咖啡馆有自设后院,只是不对一般人开放,夏夷则因为身世跟这里大部分人都有过照面,出入也是极其容易,那儿氛围安静,店内外隔音效果又好,再适合不过。同时,也距明日巡察点十分接近,等结束任务后再去不迟。

“好啊,到时候我叫小叶子带我去,他对这儿比较熟!”

“那在下便不打扰,阮姑娘若是与人有约,是否同在下一起出校?”

阿阮看了眼亭外阳光,摇了摇头,“你先走吧,我等阿狸吃完了再走……”

夏夷则就此别过,走出校园时撞见了巡察街道的百草部的同僚,想到了几时不见的闻人羽,看来回去后还得有一件得解决的事,不禁有些头疼。

而阿阮,在夏夷则离去后,便让吃饱肚子的阿狸在空中一跃,圈出一个连着空间的隧道,循着里面传出的烤肉味儿小跑着进去了,神情十分愉快。

  7
评论
热度(7)

© 君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