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异羽]暮光 01

*不会取名字系列

*吸血鬼与吸血鬼猎人设定

*CP异羽则阮有一丢丢沈谢(三谢合一,正文只有2.0结尾3.0)

*异羽HE 沈谢HE 则阮……BE[我爱则阮但是越爱越虐……反正我开脑洞写大纲时虐哭了三遍[x

*低产但我不想坑这篇。

↑看下文前默认接受以上

*第一章只有异羽,则阮很快,沈谢不知道[x

章一

天空乌云聚拢,灰蒙蒙的一片,从天边蔓延而至,无边无际。

年轻的猎人身着墨色,跟着前辈们走进死气沉沉的灵堂。她远远注视着香案上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历尽沧桑,斑白了头发,只是眉间不曾减削的剑气能看出他生前是一位有为之人。这便是她所憧憬的吸血鬼猎人——乐绍成元帅。

今日是乐元帅的葬礼,前些日子刚过百年大寿,却不料昨天离了人世。她不禁一阵痛心,在因为敬仰乐元帅而进入猎人协会时,乐元帅早已隐退养老,而这两年来,她也未曾与之一见。想不到第一次见,竟是在这种局面。

接下来的部分只有一些高层被允许参加——毕竟乐元帅的死讯只对协会中一部分所公开。闻人羽目送师兄与师父远去,立起长枪守在门外——她被下令把守此地——因为随时可能会有听到风声而猖獗而起的吸血鬼们妄想为非作歹。

同她一起的还有同期的夏夷则,他是太华部清和元帅门下弟子,此时正环手于胸伫立于门柱前,长剑“霄河”别在腰间,剑鞘被擦得一丝无尘,与主人颇为相像。

“长河落日”——她所惯用的长枪,抵在地面上的的坚硬感令她心里落实不少。以往看守任务也做过不少,只不过这次非比寻常,如是因为自己过失而放一只吸血鬼进去里面而酿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她身为猎人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

门从内被推开,闻人羽惊异之间回头,却是一位看起来与她年纪相仿的少年走出来。能进入内的只有职位在将军以上的人,这个少年年纪轻轻就能取得如此功绩晋级将军,闻人羽在心底对他钦佩一番。不过却是个生面孔,额前的金色抹额,蓬松的马尾呈金棕色,脸部轮廓略微有些不像本地人……擦身而过时闻人羽捕捉到一幕:他的眼睛猛地闭上,身形随之一顿,但很快就恢复如初,只像是扫去在眼前打转的灰尘一般自然。但这一幕就足以,因为她同时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见,密布的乌云间透进了一线阳光。

别说不像本地人了——这根本连物种都不同啊!

少年一怔后立马加快了脚步。显然夏夷则也发现了这点,闻人羽与他交换了一个眼神:既然这儿混进了吸血鬼,那指不定就会有同党,猎杀吸血鬼固然本职,但眼下守卫城门也不可小觑。得到认同后闻人羽极轻的步伐加紧跟在了少年后面。

两人维持着不变的间距一前一后走着,前面人得愁死了,眼下想摆脱最好的方法就是走进人群,奈何这就要变天了,拖时间的法子胜算不高,追着的人着实难甩……既然如此,便只好正面突破。

他停下步子,身后轻微但仍逃不过他敏锐听觉的脚步声也戛然而止,随之是武器碰地的清脆声。对方比他还要心急,在他转身的那一刻长枪就已经冲着他袭来,好在他并不是毫无准备,虽说对方是出乎意料的接近,但还是勉强鬓发贴着刃躲了过去。

他摸摸有些被擦破皮的耳朵倒吸了口冷气,进行完第一波攻击的闻人羽没兴致给他缓气的机会,长枪的棍节部分直接扫向他的腰部。

太、太狠了吧!乐无异心想,发现有人跟上来时他还以为会是那个男守卫,没想到冲上来的却是一个少女,而且——不是一般的猛!

闻人羽扫向的部分被乐无异握住,她一时没预料到对方的反应,顺着力被拉近了刻意维持的身位。同时乐无异第一次完完全全地审视了身前带着杀气之人的样貌:英气满载的剑眉大眼,盘起后束在后面的黑发,是一位看起来十分可人的少女,只是忽去那浓浓杀气与被他近身以后的僵硬感会更好。

闻人羽僵硬着身子不敢动身,只怕她想要挣脱的那一刻,眼前那吸血鬼的犬牙就会刺向她。被吸血鬼所吸血的人类,大多数都是死,如是碰上高阶吸血鬼,或许会成为他们的同类。无论哪一种,都是闻人羽提起就十分厌恶的结果。只是眼下完全没有动静,她抬起头怒视着钳制住她的吸血鬼,发现那双金瞳色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犹如在审视一顿美味的猎物。但事实上这双眼睛没有带给她特别的感觉——也就是说没有一丝恶意。

看得出神的乐无异反而被闻人羽的眼神弄得一慌,赶忙松开了手,再定睛时对方已经带着长枪与他拉开了身位,而长枪的利刃已经向他举起,执枪人正在强装镇定,殊不知发红的耳根早已出卖她。究竟是气得,还是害羞了呢……乐无异想着时,闻人羽抢先一步打断了他,极度想平稳的语气中藏不住那起伏波澜:“你刚才一直盯着我想要干什么?要打就打,要杀就……”

对方显然是会错了意思,他顾不得感叹她说话声音也十分好听,立马打断了对方愈来愈深的曲解:“不、不是!我只是在想,你真好看……”

握着长枪的手明显的一颤,在长枪脱落前勉强重新抓回手中,执枪人这下是红了脸,再也无法强装镇定。乐无异猛地想起来他得脱身的目的,趁着少女当机的那一刻,消失在少女视野中。

乌云散开,阳光照彻了那一片大地。

亲眼目睹闻人羽离开,蜷缩在排烟口的阴影里的乐无异这才拍拍身上灰爬出来。

“喵了个咪,来参加老爹的葬礼结果闹得这么大,被娘亲知道了又得挨骂……最近还是别回人界好了……现在得想办法回去,说好的阴天呢!”

正在乐无异抱怨着时,从正上方冲下一个飞行物体直直砸向了他的脑门。一阵头晕目眩之后,他摸了摸顶上呆毛的位置,感到了呆毛所栽的地方由平原变成了岛屿。

而脚边,眼冒金星的小黄鸡立马引走了乐无异全部的注意:“馋鸡——你终于来接我啦!”

  12
评论
热度(12)

© 君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