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黄刘]带点ABO的肉

夏天好热啊。

 

黄少天眯起眼睛撑着床坐起来,往地上蹬了几下没逮到拖鞋,冰凉的地面接触到脚底的触感使他打了一个激灵。

要是宾馆的空调能再冷点就好了啊。黄少天这样想着,挠了挠头。

这样一挠倒是清醒了,头发刺刺的有点扎人,乍一看好像也不是宾馆的房间。

——我去不了个是吧……

脚底抹了把油奔到盥洗室,镜子一照更加证实了他刚才一闪而过的猜测。

——卧槽刘小别啊!

黄少天使劲把镜子抹了抹,没看错,真特么从头到尾都是刘小别。

既然自己在刘小别身体里,那么刘小别难不成也在自己身体里?不不不,这说的怎么有点下流啊。黄少天赶紧抹了把脸,心想还是一通电话打过去来的爽快。

但是黄少天正要付出行动的时候整个人都僵住了。

男人嘛,早上总有那个什么,晨勃。

黄少天平时也就是冲把澡或者干脆不管它,过一会就没事了,最多快忍不住的时候自己DIY一下。

但是刘小别的身体他真的不是很熟悉,而且下半身的小兄弟挺精神的没有缩下去的迹象。

都是男人,互相释放一下人之常情不是么,也没什么好害羞的,而且关键的是,现在这具身体里的可是黄少天的灵魂。

“黄少天我警告你,如果你手敢继续伸下去你就死定了。”

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刘小别的声音,停止了黄少天伸向裤子的手。

“我去刘小别……?!你在我身体里吗?告诉你别乱来啊!我那身体可是一夜几十万的身价万一残了你卖身都赔不了!”

“没。我的灵魂还存在身体里,就是主导权掌握不了而已。现在就是你强制性占有我身体导致我只能以意识体的样子存在。”

“哎什么强制性啊搞得像我强上你一样!不过刘小别同志啊,我们待会再谈好不好,你这小家伙……是不是太活泼了点?”

黄少天指了指顶起一个小帐篷的裤裆,也不管刘小别能不能看见,反正他是十分的不舒服。

一时间刘小别没给回复。

黄少天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下手,双手放哪儿都不自在。

“好像……最近了。”又过了一会,刘小别的声音才慢慢地呈现在脑海中。

黄少天作为一个优秀的Alpha马上就反应过来刘小别指的是什么,好巧不巧撞上这一天,咽了咽口水抹掉头上渗出的一层薄汗,声音也好像是印证了发情期的到来有点沙哑,“我先解决一下……之后要不要帮忙看你的了。”

脱下睡裤和内裤,刘小别穿的贴身黑色三角让黄少天咂了咂舌,随后握起气宇轩昂的小兄弟,开始撸动起来。

“啧……怎么这么小啊,一手就能把住了。”黄少天用手扯了把耻毛激起这具身体的一阵快感,有着一层薄茧的拇指在铃口处来回抚摸了几下,抵在洞口把冒出来的几丝精液压了回去,恶作剧一样用指尖轻轻晃了几下,“嘶……怎么搞的这身体这么敏感!”

“我这正常Omega的尺寸,别拿你那怪物跟我比。”刘小别是声音听起来也微微喘着气:“黄少天你行不行,感觉我俩现在共享的,你别乱搞!”

“我怕我爆起手速来你跟不上!”

“我俩手速差不多!”

黄少天从盥洗台前立起身子,拍拍屁股上印出的两条压痕,转过身对着镜子,“视觉共享不?”

镜子里印出的刘小别脸上泛着红,充满了情欲,起伏的胸膛更显出两条撩人的锁骨。

“艹黄少天你死定了!嗯……”刘小别的咒骂声出现不久就被舒服的呻吟声盖过,黄少天开始爆手速了。

刘小别的意识比身体要敏感的多,这是黄少天的第一反应,随即一道电流划过身体,浊白的液体喷射在小腹和手上。

解决了生理反应后更严重的一层反应来了,因为释放的快感使得刘小别更快的进入了发情期。

脚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黄少天骂骂咧咧地撑住身子,此时他因为正在发情的身体,状态也不怎么好,“你们发情期都这么难受?”一边扶着墙慢慢蠕动到寝室。

“别说话…抑制药没了…按摩棒在床头柜……”刘小别艰难地挤出一句话,他比黄少天更能适应发情期,但是现在身体的燥热和被煽动的情欲使他不得不放下自尊——去求这个强行…反正是占有了他主导权的Alpha帮他解决。

黄少天支着刘小别几乎瘫软的身体到床边,将整个身体放倒在床上,手伸向床头柜。

里面大概放了五六个款式不一的按摩棒,还有一瓶快见底的KY,最里端还有几个情趣道具。

取出一个按摩棒,身位Alpha的黄少天自然是没有用按摩棒自慰的经验,虽然Alpha的自尊想让他停止接下来的一切,但是刘小别身体的叫嚣渐渐侵蚀了本能。

“刘小别我们是在交往对吧?”黄少天缓缓把对准穴口的按摩棒推进去,“嘶……发情期都这么难受的话找个时间我把你标了吧?”

即使在这之前黄少天已经充分的湿润了刘小别的身体,但是异物的入侵还是让他疼得皱起眉来。

“嗯哼……上面也……嘶啊……退役之前敢标记就……啊!”

黄少天突然把按摩棒推到底,此时自体分泌出的体液已经起到了足够的润滑效果,顶撞的爽感使身体向上弯成一个弧度。

“妈的……刘小别你这身体……敏感到不行啊!”给按摩棒开启了震动模式,柱体上的凹凸点刮擦着内壁,空余的两只手一只摸向了因为没时间照顾而有点萎靡的性器,另一只则蹂躏着右边的乳首,“我说这姿势好耻啊……你以前都自己一个人度过的?外面有其他Alpha吗……好吧我知道你不可能有的吧。说真的变回来我就把你标了吧!”

“闭嘴……前面也……”

黄少天动作一顿,瞄了眼剩余几根的尺寸,顿时冷汗都出了一身,“你来真的?两边一起插受得了?……不行不行现在我们两一起的,绝对不行。”

“不想在你正式标记我的时候被我踹断的话就快点……发情期这点最起码。”

刘小别现在就想把黄少天抵在阴道前端犹豫不决的手推一把,不管他是故意还是真在纠结上不上,这对一个发情期的Omega来说是不能再难耐。

即使不能获取身体的主导权,但刘小别始终比黄少天要更加投入,身体起的反应也把主人的状态暴露无遗。

黄少天爱玩的本性突然就被激起了,手里握着按摩棒,股间还夹着一根,走向衣柜,拉开门露出大面的更衣镜,小心翼翼地坐在地上,肛道的按摩棒接触到地面又被推进一点,接着他朝着镜子张大了腿,把按摩棒抵在阴道入口。

“艹!黄少天你疯了!”

刘小别羞耻的想一头撞死,他的视线跟黄少天是共通的,黄少天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子里映出的刘小别,就像是狼在盯着猎物。事实上刘小别也正是那个猎物,身体的快感和被爱人侵占的异样羞耻感几乎可能让他到达第二次高潮。

“哈啊?我都帮了你这么多,你总得让我满足下不是么。”身体未解决的情欲已经不是黄少天最初预料的了,借着体液直接一插到底,想必之前的发情期刘小别都是靠抑制药和在迫不得已的时候用这些道具度过的。

黄少天渐渐找到了和身体的契合感,配合着身体起伏的频率开始抽动,吐出一声声荡得很的叫。

“别用我的身体……叫啊……”刘小别的意识有点晕眩,身体上的冲击比一个人的时候要爽不止一点,即使是黄少天刻意发出的呻吟,但是听起来却是从自己口中发出的。刘小别第一次知道自己Omega的身体能被调教到这种地步。

黄少天估摸着快要高潮,握住性器的手加快了撸动速度。

“刘小别,我挺喜欢你的。”所以下次给我标记了吧!

后半句话说出来就太毁气氛了。刘小别在到达巅峰的欢愉中释放。

 

黄少天醒来是在宾馆的床上,空调被早就被踢到了地上。

挠挠露出来的一截肚子,念叨了一下竟然做春梦了云云,打开手机朝刘小别发了条短信。

『我到B市了哈哈哈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啊!

一觉睡到下午啊挺饱的!

我来你家找你还是微草训练营??

哎真不想一个难得的夏修都要看见王大眼那双大小眼(PД`q。)·。’゜』

然后得去解决一下生理反应啊。黄少天瞥了眼涨得肿大裤裆。

 

刘小别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床上了,要不是酸痛的腰肢和还散发出的性激素他真得以为是千年难般做了场春梦。

点开短信简短的挑重点回了一句,倒下来就睡,即使高潮可以延迟一会发情时间但是还不至于精神很好。

至于地下一片狼藉,就交给还在解决的黄少天吧。

 

  125 3
评论(3)
热度(125)

© 君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