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肖孙肖]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100粉点梗@新世界の神様 扫黄当天弄出来但是我发了被删……

大概是精神上的孙肖肉体上的肖孙……

不满意可以退货我重造;w;

 

抬眼望去是没有光感的房间,墙壁的冰凉透过薄薄的衣料渗入骨肉,手腕被金属搁得生疼。肖时钦抬了抬沉重的眼皮,费劲开拓了一些视野,对面的门依旧紧闭着。

 

被囚禁到这里已经三天了,期间屋子的主人回来过一次,那一次给肖时钦带来了不愉快,更多的是震惊的经历。

屋子的主人是孙翔,地点他不清楚,至少不是轮回或者他来过的地方,也许是孙翔在外面租的房子。

孙翔一来就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扯过他的衣领迫使他抬起头,然后俯下身亲吻他。

粗暴地游走在肖时钦的口腔内,没有一丝一毫的停留便攻克进了深处,舌尖的纠缠渐渐唤起了双方的情欲。

肖时钦不甘示弱地顶回去,直接咬破了孙翔的嘴唇。

孙翔吃痛地离开肖时钦,后者轻喘着,起伏的胸腔满载着脸上流露出的愤怒和吃惊,而孙翔却顾不着这些,蹲下身跪在地上,解开了肖时钦的裤子,掏出了未勃起的性器,慢慢地舔舐着。

肖时钦闭起眼睛不去听滋滋的水声,不去理会孙翔刻意的挑逗,双手被紧紧束缚在墙上,双腿被孙翔压制着动弹不得,下身的快感始终会侵蚀身体,断断续续地低喘从嘴里发出,孙翔则是像得逞一样咬了口肖时钦滚动的喉结,舔掉了射在衣服上的精液。

他站起身,眼神在地上衣衫凌乱的肖时钦身上逗留了一会,给肖时钦边上放了水和食物,即使双手被拷着,通过吸管摄取水分和像牲畜一样撕咬食物也足以让一个人活下来。

孙翔做完这些后就锁上了房门。

 

肖时钦在这之前的几个月里听说过孙翔喜欢他的谣言。

正好是他转会嘉世的时间,这些流言蜚语流传在荣耀圈,大部分玩家和选手都有耳闻。

肖时钦被这困扰着,他认为这些可能是某个对他转会抱有不满的人肆意传播的。

到了嘉世后的一天,他去找孙翔一起澄清这件事。

“我喜欢你。”

让他没想到的是,孙翔大大方方的在他面前坦白了:“不是什么流言蜚语,是事实。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你喜欢我吗?

肖时钦喜欢孙翔吗?

答案是“不”。

肖时钦也这样回绝他了,并且也用个人的名义在网上宣布这是一条无意义的谣言而已,他和孙翔只是队友而已。

但肖时钦对孙翔的态度比普通队友还要冷淡,说不上是刻意,但每当孙翔的视线飘到他这边时他就会无意中撇开了视线。

这种状态持续了很久,肖时钦觉得这样的关系一直使他恼闷,他不讨厌孙翔,但是那件事之后两人的关系变得很是尴尬,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孙翔。

肖时钦思考了很久,下定决心找孙翔谈谈来解除这个不尽人意的关系。

就在那会,肖时钦却决定要回到雷霆。

这是他最后一次单独找孙翔出来,对话进行的不愉快但也不沉重,话题还是围绕着孙翔喜欢肖时钦。

正当肖时钦结束了交谈,跟孙翔打了招呼准备回去收拾第二天赶飞机的行李时,肖时钦感到头部被重物的敲击,以及意识渐渐的飘渺。

 

回忆到这里,肖时钦还隐隐约约感到头部在作痛,飞回W市的飞机一定早走了吧。

喉咙干得发疼,水在昨天就被他不小心给弄翻了。

想要发出点声音但却没有人可以叫,可能再过着几天雷霆那边就会对他的迟迟不归看出不对劲,从而发现自己的窘境。

——前提也是得活到那时候,如果孙翔在今明两天内不出现的话他会脱水而死。

不过为什么会这么确定孙翔一定会给他水呢?要把一个人留在身边,不仅仅只有囚禁一种方法,只要有觉悟,更加极端的事情也未必做不出来。

肖时钦考虑了这么多,头脑其实已经晕乎起来,手臂麻得几乎丧失知觉,腿部稍稍蹭着地面才能找回一些感觉。

习惯了黑暗的眼睛突然捕捉到光亮,肖时钦反射性的想用手去遮,尝试未果,只能小声发出一声呜咽。

发出来的声音干哑又令肖时钦更加难受,孙翔看见洒在一旁的水的瞬间就明白了发生什么事情,顾不得关上门,捡起水瓶把剩余的水分全部灌倒肖时钦口中后,又覆上了自己的唇。

比起上一次恶劣粗暴的吻,这一次是不带任何恶意或攻击性,纯粹的往对方嘴里输送液体。

孙翔跨坐在肖时钦身上,搂着对方的脖子,腰肢却无意的开始扭动,胸口紧贴着肖时钦缓缓蹭着,直到腿间被凸起顶到。

肖时钦被孙翔的挑逗行为渐渐带起了感觉,开始主动地从对方嘴里索取唾液,掌握了主导权。

孙翔被这一系列搞得有点措手不及,同时开始用下体去摩擦对方的性器。

手从衣服的下摆伸入,抚摸着对方的肌肤,从胸口到腰肢,最后抚上了性器。

孙翔的技巧熟络,指尖在铃口处徘徊,剩余的手指摩擦着茎柱体上下撸动。

肖时钦舔掉了残留在孙翔嘴边的津液,嘴离开了孙翔的可捕捉范围,手还是被限制了自由,但是肖时钦的暗示足以让孙翔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手套弄的同时舌头也在服侍囊袋,另一只手急切地解开了裤子。褪去裤子后,孙翔勃起的性器暴露无遗,而主人也愈加兴奋。

“孙翔。”这是肖时钦这几天以来第一次叫他的名字,被唤者身体一怔,接着抬起头对上了视线,肖时钦已经充分的进入状态,盯着他的眼神,犹如盯着猎物一般。

孙翔顺着他的意思转过身去,抬高臀部,这个姿势下巴刚好抵着性器,顶端蹭着下巴让他不自在。肖时钦对这个送上门的猎物反而没有太多反感,牙齿轻咬着臀瓣,让主人分开它们,将脸埋入未经开采的庭院,伸入舌头舔弄着皱褶处。肖时钦可以感受到一下一下的收缩,他伸入时内壁猛地将他包裹住,温热的内壁绞着他无法继续下去,只好先一步退出来,亲吻着囊袋和充血的性器,孙翔配合着他的举动用下巴摩擦着顶端,铃口处溢出的液体顺着喉结滑进衣领。

“哈啊……够了。”孙翔主动离开了肖时钦,握住了后者挺立的阴茎,抵在后穴处。

借着唾液的润滑进入不是特别难,孙翔干脆到一半时就直接坐了下去吞掉了整根,身体撕裂般的疼痛迫使他发出哀求一般的哭叫。

肖时钦被孙翔紧紧地夹着,额上渗出一层薄汗,跨用力向上顶了一下表示不满。

孙翔被那么一顶反而夹得更紧了,上半身伏在肖时钦身上喘气,这也代表着孙翔后面的生疏,肖时钦忍着下身被挤压的痛楚轻咬着耳垂,转移他的注意。

等到孙翔完全适应后面的肉棒后,肖时钦开始摆动胯部,孙翔配合着他的动作每一次都顶到最深,更深。

 

肖时钦发现自己慢慢地接受了孙翔。

从一开始因为孙翔的坦白而吃惊,又因为他们的关系而苦恼,到现在两人沦陷在极度欢愉之中。

那种感觉使肖时钦欲罢不能,——他不想离开孙翔。

不是因为单纯的肉体上的满足,他从精神上,更加深的地方挖掘出一种感情,在不知不觉间萌发出的爱。

孙翔不会放走肖时钦,孙翔不会允许外界夺走肖时钦。

肖时钦知道孙翔不会放走他,起码他活着就不会,但孙翔也不会让他死。

这样挺好,他们的余生会一直在一起,至死不分离。

  47 1
评论(1)
热度(47)

© 君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