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优]七夕贺

顶风作案真特么爽,受不了空空荡荡的lofter

OOC

 

柳濑优觉得此时的伊集院响一定是疯了。

伊集院把柳濑粗鲁的丢在冰冷的浴缸里,接着就是哗啦啦的冰水淋在柳濑身上。

会发生这些事都是因为几小时前。

柳濑在接到来自好友吉野千秋的温泉邀请后,确认新年没有没有任何一位老师需要赶稿就爽快地应了邀请。

伊集院说他新年有个特辑要赶被桐岛编辑关在了雫石家并被下令没赶好稿子之前不能踏出房门一步。

不过这也是伊集院平时偷懒的报应,所以柳濑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告诉他自己新年的行程,但伊集院并没有做出想要挽留他的行动,柳濑就跟雫石交代了饲养伊集院的几项基本要求就开始了温泉旅行。

在柳濑到了集合地看见羽鸟芳雪的时候整个脸都黑了,在看着身边笑得一脸无辜的千秋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

也怪自己没有想到,有千秋的地方怎么会没有羽鸟。

之后羽鸟驾车载他们到了目的地,一路上基本都是柳濑和千秋在扯谈,柳濑注意过羽鸟的神色,每当他跟千秋多说一句话,羽鸟的脸就更黑了。

不过千秋因为他那大条的性格并没有注意到,柳濑感叹羽鸟跟他在一起真是不容易。

当初知道自己暗恋了十年的千秋跟羽鸟在一起的时候受了不少的打击,不过现在渐渐也接受了,也就时不时开开他们玩笑。

在伊集院对柳濑提出交往后已经一个月了,现在两人正在同居,柳濑并没有特意隐瞒两个人的关系,不如说桐岛雫石这类的人对他们的关系都心知肚明,只不过对于千秋,柳濑还只是对他表示两人只是老师和助手的关系。

伊集院对柳濑提出交往是在他们俩共同失恋的三个月后,期间他们的关系还只是老师和助手那么简单。

在那三个月里他们也有做过,不过是属于那种互相安慰的类型,到底是什么让他们进展到现在的柳濑也不知道。

不知不觉的就到了目的地,在安排完行李之后,千秋兴奋地说一定要尝到这里的冰激凌,羽鸟皱着眉说这么冷的天还吃什么冰激凌,不过之后在千秋的撒娇下还是妥协了。

在千秋去排队之后,羽鸟说去买吃的也离开了,柳濑看着队伍也差不多到了打算过去帮千秋分担一点。

“优!这里!”千秋兴奋的走出队伍跑到柳濑面前,递给他一个抹茶味的说:“这家的冰激凌超有名的!我记得优是喜欢抹茶味的对吧。”

柳濑想了想,记得自己的确对千秋说过自己喜欢抹茶味,不过没想到他竟然记得这么牢。

相比起自己来,千秋在这部分倒是细心很多。

说起来自己到现在还不知道伊集院喜欢什么口味的东西。

“优……?”在千秋的叫唤中柳濑回过神来,“优你在发什么呆啊都快化了。”

“啊没事,稍微想到了点过去。”柳濑笑着摆摆手,尝了口冰激凌,的确自己还是喜欢抹茶味的吧,“对了你没给羽鸟买么?”

“没事没事,反正小鸟不喜欢甜的。”

柳濑默默地舔着冰激凌对羽鸟的同情又加了一分,带着部分幸灾乐祸。

“啊抱歉!”一个少年从冰激凌的队伍中跌跌撞撞的出来撞到了柳濑,冰激凌好巧不巧的落到了柳濑的衣服上。

“都说了小心点啊美咲……”声音的主人带着无奈走到叫做美咲的少年的身边。

那个声音是柳濑这四个月来印象最深的,伊集院响的声音。

“优!没事吧?”才回过神来的千秋拿着已经化的差不多的冰激凌想扶柳濑起来。

“没事……”柳濑搭着千秋的肩站起来,拍掉了衣服上残留的冰激凌块。

“对不起,美咲这孩子太迷糊了,衣服我会……优?!”安抚好美咲后转过身来道歉的伊集院确定自己没看错眼前的人和身边的人,柳濑优和吉野千秋。

柳濑确实跟自己说过他要去温泉旅行,毕竟工作了一年了,让他放松下也好,但没想到是和吉野千秋。

伊集院皱着眉审视着柳濑和千秋的一举一动,“优,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

事情发展成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情况,柳濑现在心里急切地盼着羽鸟快回来带走千秋。

被伊集院叫做“美咲”的少年应该是伊集院跟自己提到过的,他过去喜欢的对象,高桥美咲。

伊集院跟柳濑的交往提出的要求是再也不提到各自过去喜欢的对象而开始的,现在这个情况则是跟要求相反的展开。

伊集院庞大的工作量是绝对不可能半天就可以做完然后再开开心心地去找前任对象去温泉的,这点柳濑非常清楚,在临走前看到雫石沮丧的脸后更加确认了。

“有什么好解释的?不如来解释下吧,为什么放着工作不管去找小情人?”这些话柳濑几乎想都没想就脱出口了,说完后柳濑想当场把自己打死,至少也先打晕。

这语气,跟个看见丈夫在外找小三的女人一样。

“我跟美咲这次是新年旅行,整个编辑部一起来的,我和美咲只是来帮其他人买东西的。”伊集院上前一步把千秋的手从柳濑手上拍开,“倒是你,我怎么没听你说你是跟吉野千秋来的?”

“那你有本事现在就把桐岛先生高野先生给召唤出来看看?”柳濑觉得现在糟透了,又看着千秋一脸没明白情况,真想马上和千秋离开这个地方,“我跟谁来需要告诉你?我还真不知道你打着要工作的旗号结果倒是来温泉休闲。”

“美咲,你先回去告诉桐岛他们我有事先回去了。”伊集院狠狠地瞪着千秋抓住了柳濑的手臂强制性的把他拉了过来,“现在先跟我回家,之后在好好谈。”

手臂被拉得生疼,伊集院这次是用尽了力气的,“没有谈的必要。伊集院先生请您看看场合在做出行动行么?!”柳濑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着以显得自己不是很狼狈。

“伊集院老师!”千秋用尽力气推开了伊集院,然后把柳濑护在身后,“优现在很为难!所以……所以有些优不愿意听的话请不要再说了!”

傻瓜啊千秋……柳濑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千秋,知道他触了伊集院的底线了。

伊集院看千秋的眼神充满了敌意和愤怒,眼看着伊集院将要出手的时候,羽鸟回来了。

看见了当时的情况毫不犹疑地冲了过去帮千秋接了一拳。

伊集院勉强是恢复了点理智,柳濑知道伊集院一般是不会出手伤人的,现在的他一定是被气疯了吧。

“闹够了么,伊集院。”看见千秋担心地问着挨了一拳的羽鸟,柳濑心里对他们的亏欠又加了一分,“闹够了就走了。”

抱歉千秋……羽鸟。这次旅行添了不少麻烦,等事情结束后我会向你们道歉并解释的。

之后伊集院看抓着柳濑离开了,回家后伊集院就像疯了般地脱掉了柳濑的衣服,在大冷天,没有开暖气的房间里赤身裸体的是找死行为,伊集院分明是知道的,接着把柳濑丢进了冰冷的浴缸,冰冷的水向冰针般打在柳濑身上。

“伊集院响!你他妈想冻死我是不是!”柳濑挣扎着想站起来却被伊集院一头按进了冰水里。

柳濑手脚胡乱抓了半天终于抓到了边,但是明显是伊集院的手劲要大得多,差不多氧气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在快要窒息的时候伊集院把柳濑提出了水面,头发被拉得生疼但是比起呼吸到新鲜空气来说并不算什么。

柳濑的嘴唇被冻得有些发紫,仅存的理智让他不由得向有温度的物体靠去,伊集院横抱起柳濑把他扔在床上,开了暖气接着解开了自己的外套。

柳濑的分身在气温变化的刺激下已经抬了头,柳濑此时整个人蜷成一团,整个身子包裹在棉被里,急促地喘息着。

伊集院上衣脱得只剩一件之后,不由分说地把柳濑从被子里拽了出来,在接触到柳濑冰凉的身体后伊集院一瞬间脸上露出了心疼的表情,随即把柳濑抵在床上。

恢复了点理智后的柳濑看着身上的伊集院报复性的行为觉得他简直是小孩子。

但是这并不代表柳濑不生气,柳濑觉得自己现在如果不是全身冻的快僵掉一定会给伊集院爽快的来两拳然后把他扔进比他刚才身处环境更加冰凉的河流。

柳濑在被伊集院带走的时候的确看见了高桥美咲慌张的在跟桐岛解释,看来伊集院说的是真的,但是这点并不能将他把拳头挥向千秋(打到了羽鸟)这件事一笔带过。

伊集院见身下的柳濑没有反应,像是得到默许般吻住了柳濑的唇,不过比起说是吻,柳濑觉得他一定是咬上来的。

伊集院像野兽猎食般啃咬着柳濑的嘴唇,柳濑也不示弱的回了过去,两人互相撕咬着,浓烈的血腥味蔓延在口腔,这段对于柳濑来说生不如死的过程持续了将近十分钟。

如果这就叫生不如死的话,柳濑觉得自己在之后的比起说做爱更像是羞耻play的过程中死掉会比较好。

在柳濑实在没力气跟上伊集院的动作后,伊集院终于放开了柳濑那被蹂躏到肿了一圈的嘴唇。

伊集院不带一点温柔的在柳濑的脖子和锁骨处留下了吻痕,按柳濑的经验觉得这些吻痕消掉起码要三天。

伊集院咬住柳濑的乳首,引起了柳濑微微的战栗。

伊集院曾经在他们做完爱后评价过柳濑,他说柳濑的身体称得上是极品,先是洁白的肌肤先可以打上高分,还有柳濑是个十分敏感的人,这点也让伊集院十分喜欢。

柳濑的乳首呈淡淡的粉色,也许是有了正在做爱的加成,颜色比平时更深一点,更加的诱人。

伊集院对柳濑明明是个男人却有比少女更高一等的天生资质而感到好奇,所以他会一遍遍不厌其烦的抚摸着那具堪称完美的身体。

柳濑原本就抬了头的分身越来越坚挺,已经吻遍了上半身,伊集院用手握住柳濑泛着粉红的阴茎,小心的揉搓着,身下的柳濑一脸享受但却紧紧地闭着嘴。

先让他射一次好了。伊集院抱着这样的想法低头含住了柳濑的阴茎,伊集院的技术其实真的很棒,柳濑不止一次在他熟练的技术中释放。

“啊……!”柳濑在释放中达到了高潮,再也忍不住而叫了出来。

“才射一次就到高潮了么……”伊集院舔掉了柳濑射在自己脸上的精液,解开了自己的裤子,已经完全硬了的分身顶在柳濑的嘴前,“既然我都帮你了,也帮帮我?”

“唔。”被如此的硕大顶入口中让柳濑有点困难,但是还是凭着经验一点点的吞吐起来,柳濑觉得现在的姿势并不舒服,便换了个姿势埋在伊集院胯间继续着手上和嘴里的工作。

伊集院自然不会闲着,他在做爱时一直是自己掌握主权。

他将手伸向柳濑晃动着的臀部,抚摸揉捏着,等到柳濑发出模糊不清的呻吟之后伸进一根手指扩张着,因为已经射过一次,所以扩张没有初次这么难,在柳濑的口头工作做的差不多的时候,他让柳濑转过去,虽然柳濑口头上表现得不情愿,但是在看见再一次挺立的分身的时候,伊集院懂了什么叫口嫌体正直。

伊集院拍打着柳濑的臀部喊着放松,一边讲分身挺入。

“呜啊……嗯,啊……”在柳濑呻吟着的同时伊集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手上也帮柳濑套弄着,“不行了……快……”

在柳濑即将射出的时候,伊集院用手抵住了铃口,“现在还不行哦。”

更加深入的顶撞了几次后,伊集院和柳濑一起达到了高潮。

在柳濑喘着气趴在床上的时候,伊集院将他横抱了起来,随后将他放到了冰凉的地板上。

两种截然不同的温度的反差让柳濑起了一身鸟肌,“用手撑住。”听到伊集院的声音,但是身体还没做出反应的柳濑的双腿已经被伊集院提起,整个人现在处于一个倒立脑充血的姿势。

经过两次高潮后还要保持身心理智是不可能的,柳濑用手撑到地面后等着伊集院下一步动作。

“在期待什么?”伊集院看着柳濑又即将要抬头的分身,充满了笑意。

柳濑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像发情似的一次又一次的勃起,现在这种情况自己还能保持着这种羞耻的姿势等着不如说是期待着伊集院进入自己。

“你要我怎么说?”维持这种姿势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又看见伊集院丝毫没有动的想法,心里的期待和身体上的羞辱让分身抬起了头。

操。又硬了。

柳濑已经能想到,之后伊集院会怎样以这件事来嘲笑自己。其实比起伊集院,自己现在更像个禽兽。

“说。”

听见伊集院没心没肺的声音,柳濑更加恼怒,“说什么。”

“求你操我。”

求。你。操。我。

这四个字深深刻在柳濑心上,按照柳濑的个性是绝对不会说这么令人屈辱的话语出来的,“……爱做不做。”

“那就不做了。”说完伊集院就放开了柳濑,柳濑切实的体会到伊集院真是个自控力强到可怕的男人,明明也硬了,但是现在还是可以一副饶有兴致的表情视奸着自己,“我的话只要去浴室自己解决就好了,但是你不行吧。”

的确就之前的那几下抽插是满足不了自己的需求,看着伊集院脸上不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不耐烦,生怕他突然转身离去。

“求……求你操我。”

柳濑发誓这是他这辈子做过最屈辱的事,那样的话伊集院就是他这辈子见过最不要脸的人。

“你说了什么?太轻了,没听见。”

“求你操我。”

柳濑明白自己一开始就输了,输在了名为爱情的战场上,现在才被伊集院吃的死死的。

“如你所愿。”柳濑再一次被提起双脚,伊集院就维持着这样高难度的姿势进来了。

柳濑不知道伊集院是是从哪知道这种体位的,但他已经决定了事后封掉伊集院的电脑以及让他交代所有他买的杂志。

柳濑对伊集院的评价再加一句——体力超强的男人。

撑不了多久柳濑的手臂已经软了下来,伊集院还是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

“已经不行了么?”伊集院口头上听着是关心的话语在柳濑耳里透露着嘲讽,柳濑咬了咬牙撑起了身子。

伊集院像是很满意的看着柳濑的行为,“奖励哟。”说完挺入了更深处。

伊集院很熟悉的讲分身挺到了柳濑的G点,“啊——”原本想咽下的呻吟还是很没用的叫了出来,柳濑觉得这样的自己糟透了,生理性的泪水流了下来,但是并不是悲伤或是羞辱感反而是一种快感。

“既然已经维持不住了,那么就丢掉怎么样?那种虚伪的外表。”伊集院再一次顶到深入,“就让我来揭开。”

柳濑优明白自己输得彻底了。

自从伊集院响进入了他的生活后一切都乱套了。

以前最重要的千秋被伊集院所取代,擅自的进入了他的生活,擅自的进入他的心灵,又要擅自的揭开他的伪装。

伊集院响,我真是败给你了。

在柳濑达到第三次高潮后本以为伊集院就会这么放过自己了,自己还是天真了。

伊集院没有放开柳濑的脚的意思。

“你要抓到什么时候?”伊集院这个禽兽什么都做得出来,柳濑想到之前,冒起一阵冷汗。如果当初自己没有乖乖跟他回家他该不会拉着自己在大庭广众当场来一发?

“向前走。”

柳濑的正前方就是天台,他们现在身处于伊集院家,阳台的对面是学校宿舍,伊集院带自己回来也就是下午两三点的事,现在顶多是吃晚饭那会,对面的宿舍一定很热闹。

“伊集院先生我想你明白对面是宿舍,现在那群青春期小鬼一定很活泼。”见伊集院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又说,“我想你该不会想要我就这样爬过去翻过栏杆摔死?”

“如果你想摔下去的话我也不介意,我并不讨厌尸体。”伊集院笑着说。

柳濑优对伊集院的评论再加一条——奸尸狂。

“快动吧,你也不想就这样干撑着吧,我想你过去后会轻松很多。”伊集院拍打着柳濑的臀部,“驾。”

真想一巴掌扇死他。柳濑这么想着身体还是乖乖照做了。

爬到阳台之后伊集院让柳濑用手握住栏杆,脚裸被伊集院握在手里,整个人处于半悬空的姿势。

“哦呀。”伊集院发出一声轻叹,柳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隔壁田中太太的衣服还没收,天色也晚了,过不了多久应该就会出来收了吧。

“伊集院你到底想干什么!”一想到邻居可能会看见柳濑就急了,毕竟伊集院响也是个有名的漫画家,传出去别提伊集院了,自己可能工作也没了。

“别急。”伊集院用手指做出“嘘”的动作,“手放开。”

在柳濑手放开的一瞬间伊集院抱着他,柳濑跌坐进伊集院的怀抱里,他们现在靠着一台洗衣机,而洗衣机只能盖过柳濑,像伊集院这样的高大男人是遮不住的,而隔壁邻居应灵般的出来收衣服了。

柳濑尴尬的想在被发现之前跑掉,伊集院伏在耳旁低声说:“嘘,想被发现么。”

“现在不走的话才会被发现吧!”其实从洗衣机到房间内就一米的距离,但是那一米是没有任何遮挡物的,但是现在这样绝对会被发现的。

“别担心没事的。”伊集院伸出手握住了柳濑的分身,“反正被发现了直接跟她说我跟你在做爱想试试新奇的地方。”

“如果这就是新奇的地方的话下次你该不会想在夏天挤满人的海滨浴场里跟我来一发?”柳濑制止住伊集院又在不安分的手,他才没这么多的体力再来一发。

“不,”伊集院笑着说,“这么美的优怎么能让除了我以外的人看见。当然是在桐岛的私人海滩。”

禽兽。要是被桐岛家的那位知道伊集院在打他家海滩的主意,自己一定要被炒了。

“你要握到什么时候?”柳濑压低了声音怒视着伊集院,好吧现在这个姿势柳濑还真看不见伊集院,不过柳濑能想到了,伊集院脸上绝对洋溢着计划得逞一样的表情。

“难得有这个机会不来一发?”

“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把你绑在晾衣架上用晒衣杆帮你做。”

“不了。”伊集院还是没松开手,“不过就算你口头这么说,身体还是很有感觉呢。”说完恶趣味的捏了把分身下的囊袋。

“呜……”呻吟不自觉的出了口,随即柳濑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对柳濑的反应很是愉悦的伊集院没有让另一只手空着,另一只手不安分的捏上柳濑的乳首来回蹂躏着。

“唔……”柳濑狠狠地对伊集院使出肋击,“我想你听说过,people die, if they zuo。”

“呵,”伊集院轻笑一声,别过柳濑的头然后吻了上去,这次跟上一次是截然不同的性质。伊集院十分的温柔,以及顾着柳濑的面子没有发出声音。

在这个吻结束时田中太太收好了衣服回到了房间,柳濑是像解脱一般从伊集院的怀里窜起来,离开了伊集院的怀抱在接触寒风的摧残简直不是人受的。

柳濑爽快的奔回床,就在他登上床的时候,肩膀被不用看就知道是谁的手抓住了。

“还·有·事·么?”每一个字柳濑都是咬牙切齿说出来了,他现在真的已经很累了,他想他应该会花上明天一整天去为今天的事情善后。

“还没完呢。”伊集院指指拜他所赐而再次抬头的柳濑的分身。

“没问题的这点只要睡一觉就好了!”

上帝问柳濑在被窝和伊集院响两者之间哪个更为重要。

平时的柳濑优会思考下选被窝。

很困的时候柳濑优会毫不犹豫的选被窝。

现在的柳濑优选杀掉伊集院响。

“不行!”在某方面伊集院固执的像个小孩子,可以的话还真不想知道是在这个方面。

这样耗着不是办法,柳濑干脆认命地回过身,“那快说吧要我干什么。”

“手机震动play或者……”

“手机震动play永远别想,一辈子别想。至于后者我没兴趣听下去了,期待你会说句人话的我真是太蠢了。”柳濑说完再次钻进了被窝,只不过这次伊集院也钻进来了。

看来是真的累了啊。伊集院这么想着把想说的那句话憋了回去,就当做下一回的乐趣吧。

 

  107 2
评论(2)
热度(107)

© 君归。 | Powered by LOFTER